首页

当前位置:美高梅游戏 > 首页 > 什么是橡胶股票风潮,其它各种橡胶(当时上海人

什么是橡胶股票风潮,其它各种橡胶(当时上海人

来源:http://www.rejectedmanuscripts.com 作者:美高梅游戏 时间:2019-10-07 21:27

时间:2010-2-19 10:35:44 来源:不详

清末橡胶股票风潮及其成因分析


《世界博览·中国卷》

什么是橡胶股票风潮

1910年7月,上海股市因橡胶股票狂泻而濒临毁灭。此次风潮让中国工商业遭受重创,清末新政的成果毁于一旦。粗略统计,华商在上海和伦敦两地股市损失的资金在4000至4500万两白银之间,而当时清政府的可支配财政收入不过1亿两左右。如此巨款的外流,让清政府入不敷出的财政状况雪上加霜。导致清政府于次年将商办铁路“收归国有”,以路权为抵押向列强借款,引发了各地激烈的保路运动,间接导致了辛亥革命的爆发。


  • 爆发始末
  • 股票行情上涨:20世纪早期,橡胶作为工业原料在许多领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
    尤其是当时的新兴产业:汽车工业领域。各个工业国家的橡胶进口量大增。例如:1908年时,英国进口橡胶总额为84万英镑,美国为5700万美元;次年英国增加到了1471万英镑,美国则为7000万美元。
    但是由于受到生长周期,气候以及土壤等原因的制约,橡胶的生产规模在短期内无法扩大,导致伦敦市场上的橡胶价格迅速上涨。1908年为2先令每磅,1909年猛涨到10先令每磅,1910年4月达到了每磅12先令5便士的高价。伦敦橡胶股票随之水涨船高。国际市场橡胶热潮异常高涨,橡胶公司相继成立。
    国际金融资本纷纷在适合橡胶生长的南洋地区设立橡胶公司,由于上海市远东的金融中心,于是将总部则设在上海,其中有很多是皮包公司。
    上海的橡胶公司纷纷在报纸上刊登广告,大肆招徕资金。
    一个名叫麦边(George McBain)的英国人,此前开设过一家小小的外资公司——麦边洋行,并不为人注意。他开设了一家名为兰格志的橡胶公司,却迅速地成为上海股市的领头羊。
    麦边是个成功的策划高手,他在上海的中英文报纸上刊登大幅广告以及“有偿报道”,宣传橡胶产业的光辉前景,其中有关兰格志公司的经营状况,则充满了虚构的数据和承诺。他的第一步策划,就是在各报发表了一篇数万字的长文《今后之橡皮世界》,“彼时中外新闻记者,不知该著作者之别有命意,以为将为世界实业大放光明也,则亦著论以怂恿之”(清、姚公鹤的《上海闲话》)。曾经有稗官野史说,杜月笙如何帮助麦边洋行“布局”造势,其实,当年小杜才20岁,还是个没打开局面的“小开”而已,根本不具备为外资公司托市的能力。
    麦边随后协同外资银行联手做庄,先是从银行悄悄地贷款出来,为股东们每3个月发一次红利,每股派红高达12.5两,这相当于票面价值的12.5%。随后,这几家银行又宣布可以接受兰格志公司股票进行抵押贷款,营造出兰格志股票“抗风险能力强”的表象,共同炒作。
    巨大的利润诱惑下,各种经纪和推广机构,不惜进行大规模的误导式宣传,至少有3家公司在证交所追查后,承认自己有欺骗和误导投资人的行为,其中一家公司承认将树桩描绘成了橡胶,另一家公司经查实,其仅有一半的土地上种植了橡胶树。但本为投机而来的大清国股民,根本不在乎这些。连位高权重的租界法院(“会审公
    廨”)法官关桐之,也要到处托人情才能买到一点儿橡胶公司的原始股。他后来说:买进时30两银子一股,买进后股票天天涨,最高涨到每股90多两。许多外国人知道我有股票,拿着支票簿,盯到门口,只要我肯卖,马上签字。代客买卖各种橡皮股份,甚至已经成了不少洋行门外的招牌。
    上海富有的华人和外国人,唯恐失去大好的发财机会,纷纷抢购橡胶股票。上海有钱人竞相购买,一些公馆太太小姐换首饰,卖钻戒,转买股票,如痴如狂。有了钱,还要四面八方托人,才能买到股票。
    抢购狂潮让很多人一夜暴富,更加激起了人们的投机欲望,以至于股票的实际价格超过票面价值的数倍,甚至数十倍。
    据上海商务总会估计,在橡胶股灾爆发之前,华人大约买了80%,在上海的外国人抢购了20%。很多华人不满足于在上海抢购,还调集资金到伦敦。华商在上海投入的资金约2600万至3000万两,在伦敦投入的资金约1400万两。结果上海这个远东最大的金融中心已经无资可融,市面上的流动资金,尤其是钱庄的流动资金,都被橡胶股票吸纳殆尽。
  • 金融机构的主导作用:
    在这场狂潮中,中外金融机构起了主导作用。在华外商银行向中国的钱庄和个人发放了大量的用于购买橡胶股票的贷款贷款。这使得上海钱庄庄主十分活跃。而正是钱庄的参与,这一次橡胶风潮终于酿成了一场全国范围内的危机。
    在此次投机活动中的核心人物有三位,均具有洋行买办和钱庄庄主的身份,他们分别是
    • 陈逸卿:正元钱庄庄主兼茂和央行、新旗昌洋行、利华银行的买办
    • 戴嘉宝:兆康钱庄股东兼陆德商裕兴洋行买办
    • 陆达生: 谦余钱庄庄主兼元利丝栈主任
      此三人在上海钱庄业中颇有势力,这三人在上海钱庄业中颇有势力,得到外国银行和洋行的充分信任, 在此次投机活动中,三庄共发行了高达六百万两庄票,其中一百四十万两是对洋行的更票和出货票。另外,他们还从外国银行及洋行借得一百万两巨款, 用于购买橡胶股票。同时,他们把关系密切的森源、会大、晋大、协丰、元丰五家钱庄也拉入这个投机集团。其中,森源是一个小钱庄,资本仅一万两,前后就被陈逸卿调走该庄庄票二十一万八千八百两,元丰钱庄也被陈调走该庄票十一万余两。这样就造成“中国银行(钱庄)"里的商业资本几乎完全被投入橡胶股票的交易中去了, 可用于正常商业活动的资金,却差不多完全陷于枯竭状态”。日本东亚同文会的调查报告认为, 橡胶股票的投资总额约为6000万两。其中, 中国人的投资额约占70%— 80%。在中国人的投资额中,投入上海市场的数额约2600— 3000万两, 投入伦敦市场的数额约1400万两, 合计约在4000— 4500万两之间。
  • 灾难来袭:1910年6月,世界橡胶的最大消费国美国由于橡胶价格过高而对橡胶实行限制消费的政策,7月开始,伦敦股市暴跌,上海橡胶股票随之狂跌。中国钱庄损失惨重:陈逸卿损失200余万两,戴嘉宝损失180余万两,陆达生损失120余万两。外国银行当即停止对正元集团拆款,并催要还款。7月21日,正元、谦余钱庄倒闭,22日,兆康、森源钱庄倒闭;23日,元丰倒闭,24日,会太、协丰、晋大倒闭。陈逸卿跳楼自杀。
  • 政府官员的应对策略:上海市时任道台蔡乃煌于风潮发生后,7月18日夜赶赴南京,向两江总督张人骏汇报并建议向外商银行借钱稳定局势。张人骏转奏朝廷后,宣统皇帝于7月27日,批准向外国银行紧急借款。8月4日,蔡乃煌与汇丰等9家外国银行签订“维持上海市面借款合同”,借款350万两白银,与此同时,他还拨出上海官银300万两,存放于源丰润和义善源及其所属庄号,助其稳定市面。经过蔡乃煌的紧急处置,上海市面趋于平静。实际上源丰润和义善源在正元倒闭风潮中也受到重创。与源丰润联号的德源钱庄损失约有200万两,以义善源为靠山的源利钱庄也损失巨大。这两家金融巨头凭借自身的实力和蔡乃煌的紧急援助,挺过了第一次冲击波。只要这两个巨头屹立不倒,上海市面就不会糜烂不堪。

  • 扩大

    • 源丰润和义善源的倒闭:风潮扩大的标志

      • 源丰润:银号。源丰润在各地有分号17家, 有相当数量分号实力雄厚
      • 义善源:票号。义善源拥有各埠分号23家。
      • 它们之所以能统领上海金融业并称雄于全国,是由于与官府关系密切,得到了官府的海关库款的支撑。上海海关库款,数额不定,通常为四五百万两,是属于国库性质的上海海关的税款,历来由上海道台经手,这笔库款的放贷限于源丰润、义善源两个钱庄系统,备中央政府不时之需。其中源丰润的体系获取十成之六,义善源体系获取十成之四。而源丰润的倒闭、义善源的危机也正是与上海海关库款有关。
    • 清政府官员内斗:
      靠着这一笔钱,事情本该到此为止,可惜清政府官员的昏庸和内斗,葬送了来之不易的成功救市。到了9月份,清政府要偿还庚子赔款,按照惯例,上海应承担190万两。可是蔡乃煌把官银拿去救市,存在源丰润和义善源了,官库空了。鉴于上海市面仍未松弛,蔡乃煌请求从大清银行里拨付200万两,先垫上。
      与蔡乃煌有过节的度支部左侍郎陈邦瑞乘机参劾蔡乃煌,说他以市面恐慌为借口,“恫吓朝廷”。清廷立即将蔡乃煌革职,并限令他在两个月内将经手款项结清。蔡乃煌只得向源丰润和义善源催要官款,一举提款200多万两。10月7日,外国银行突然宣布拒收21家上海钱庄的庄票。源丰润无法周转,于第二天宣告清理,亏欠款项达2000余万两。它分设在北京、广州等地的17处分号也都同时倒闭。源丰润倒台,导致上海大批钱庄倒闭,金融危机开始向全国蔓延。这是橡胶股票风潮的第二波。
      源丰润倒闭的后果十分严重,共计有9家银号和钱庄受到影响随之倒闭。更为严重的是,该事件使得外国银行纷纷加快收回对中国钱庄的拆款。在源丰润倒闭的前夕,市面上还有六百四十万的拆款仍在拆放,其中关键就在于源丰润没有倒,上海钱业的信誉还在,为了维持中外的贸易往来,外国银行仍然需要中国钱庄做代理。源丰润倒闭后,外国银行考虑的重点变成了资金的安全。至当年十二月初,拆款数额骤降至60万两,仅为8月初1000万两的百分之六。
      尽管我们说此时上海钱业已经是风雨飘摇,但义善源由于有着强大的后台,勉强逃离此难。义善源的大股东:

      李经楚 :此人是李鸿章的侄子,义善源七股中他占了5股,同时又身兼高官。是邮传部右侍郎兼交通银行经理。源丰润倒闭之后,李经楚立即以自己的产业做抵押,从交通银行借入押款银230万两,同时拆借无抵押银56万两。将这笔钱款全部注入上海庄号和各地分号。所以义善源还能苟延残喘。

      然而,1911年初,盛宣怀控制了邮传部的权利,他上台后把袁世凯的嫡系梁士诒作为打击对象,称其‘挪用路款’,但是该罪名却一直无法查实。于是他彻底清查梁士诒在交通银行任帮办期间的账目。而李经楚恰好刚从梁士诒手上借了一大笔钱,此时只能全部还回。但盛宣怀并不就此罢手,一面清查,一面将交通银行与义善源的往来款项全部断绝。于是义善源弹尽粮绝,在上海的票号中居然只剩下7000两的白银。以上海票号中所存各个厂矿的全部股票作为抵押向信任上海道台刘燕冀借现银十万两遭到拒绝,

      刘燕冀拒绝的原因是各地官场鉴于之前蔡乃煌因为不能如期提付沪关库款而遭到革职的教训,争先从钱庄提回公款,也不再向钱庄提供外放,重公款以保前途。

      于是义善源宣告倒闭。这样,上海金融市场上又一根稳定的支柱倒下。加速了橡胶风潮的扩大,上海钱庄从1909年初的100家减少到此时的51家。

    • 蔓延全国:由于上海市全国的金融中心,橡胶风潮迅速波及全国。各地源丰润,义善源全部倒闭,与他们结成联盟的钱庄也受到牵连,随之倒闭。全国金融系统击受了上海恐慌的冲击,又丧失了当地官款的接济和大量的存款,于是大量钱庄和票号倒闭,整个民族的金融系统陷入瘫痪,经济受到重创。清末新政六年来经济增长取得的成果毁于一旦。同时导致清政府财政危机,不得已将地方铁路由商办变为国有,以路权做抵押向列强借款。由此引发轰轰烈烈的保路运动,导致了辛亥革命的爆发,清政府随之灭亡。


  • 成因分析

    1. 外国势力操纵
    • 由于一系列条约,清政府无法对外国银行进行监督,而外国银行却能自由入驻中国。
    • 外国银行掌握了中国货币体系的核心,白银的输入与输出
    • 外国银行掌握了中国政府的借款政治特权
    • 外国银行通过拆款,逐渐将钱庄掌握在手。在中国金融界处于支配地位。
    1. 政府对金融市场缺乏管理,而传统的金融组织的特点导致金融市场的不稳定,不成熟,投机行为猖獗。
    2. 清政府在处理橡胶风潮的过程中的昏庸政策、内部官员的派系斗争以及一些官员的不作为是造成本次风潮愈演愈烈的一个主要原因。

1910年7月,上海股市因橡胶股票狂泻而濒临毁灭。此次风潮迅速波及富庶的江浙地区以及长江流域、东南沿海的大城市,中国工商业遭受重创,清末新政的成果毁于一旦。粗略统计,华商在上海和伦敦两地股市损失的资金在4000至4500万两白银之间,而当时清政府的可支配财政收入不过1亿两左右。如此巨款的外流,让清政府入不敷出的财政状况雪上加霜。清政府于次年将商办铁路“收归国有”,以路权为抵押向列强借款,导致了辛亥革命的爆发。辛亥革命敲响了清政府的丧钟,而橡胶股票风潮则为清政府的崩溃埋下了伏笔。

橡胶股票行情上涨

19世纪末,20世纪初,随着汽车业的大发展,橡胶的需求量急剧增加。同时橡胶也成为众多工业产品的新兴材料,十分热门。汽车、三轮车、人力车都换上了橡胶轮胎,上海人在布鞋、皮鞋外套一双胶鞋,称“套鞋”,再穿上橡皮雨衣,暴雨天也可照常出门,其它各种橡胶(当时上海人称橡胶为橡皮)制品更是不计其数。1908年,英国进口橡胶总额达84万英镑,次年增加到141万英镑,美国1908年进口橡胶5700万美元,次年增加到7000万美元。受到生长周期、气候、土壤等因素的制约,橡胶的生产规模在短期内无法扩大,注定了在一定时期内橡胶价格将持续走高。伦敦市场上的橡胶价格,1908年每磅2先令,1909年底猛涨到每磅10先令,1910年4月达到最高峰,每磅12先令5便士。伦敦的橡胶股票也随之水涨船高。一家新成立的橡胶公司发行100万英镑的股票,半小时就被抢购一空,另一家公司发行的股票,最初每股10磅,发行不久后就涨到每股180镑。

国际金融资本纷纷在适合橡胶生长的南洋地区设立橡胶公司,而总部则设在上海,便于从这个远东最大的金融中心融资。据《泰晤士报》估计,从1909年底到1910年初的几个月里,南洋地区新成立的橡胶公司有122家,至少有40家总部设在上海。这些公司有些刚刚买地,有些已经把橡胶树苗种下去了,也有很多是皮包公司。

总部设立在上海的橡胶公司纷纷在报纸上刊登广告,大肆招徕资金。受到国际金融投机风潮的影响,上海的橡胶股票也大受欢迎。一家叫做“地傍橡胶树公司”的股票,在上海股票交易所的开盘价为每股25两白银,一个多月后涨至50两白银。

上海富有的华人和外国人,唯恐失去大好的发财机会,纷纷抢购橡胶股票。上海租界会审公廨大审官关絧之先生说:“1910年,上海市面上出现了一种橡皮股票,没多时,有钱人竞相购买,一些公馆太太小姐换首饰,卖钻戒,转买股票,如痴如狂。有了钱,还要四面八方托人,始能买到股票。我因做会审官多年,认得洋人,费了许多力,才买到若干股。买进时30两银子一股,买进后股票天天涨,最高涨到每股90多两。许多外国人知道我有股票,拿着支票簿,盯到门口,只要我肯卖,马上签字。”

抢购狂潮让很多人一夜暴富,更加激起了人们的投机欲望,以至于股票的实际价格超过票面价值的数倍,甚至数十倍。祥茂洋行的刀米仁股票实收银8两,市价66两。牌子老、名声大的公司随心所欲地哄抬股价。蓝格志公司的股价竟然超过票面二十七八倍,高达1500余两,票面仅100两银的汇通洋行薛纳王股票涨到一千五六百两。

据上海商务总会估计,在橡胶股灾爆发之前,华人大约买了80%,在上海的外国人抢购了20%。很多华人不满足于在上海抢购,还调集资金到伦敦。华商在上海投入的资金约2600万至3000万两,在伦敦投入的资金约1400万两。结果上海这个远东最大的金融中心已经无资可融,市面上的流动资金,尤其是钱庄的流动资金,都被橡胶股票吸纳殆尽。

无所不用其极的欺诈手段

橡胶股票风潮是一场受国际金融形势影响,被某些外国冒险家恶意操控导致的悲剧。暴利让上海的投资者失去理智,中了圈套,外国银行和投机家则从中获利。

1903年,英国人麦边在上海设立蓝格志拓植公司,蓝格志是一个橡胶产地的名字。麦边号称他的公司经营橡胶种植园,开挖石油、煤炭,采伐木材。折腾了好几年都不见起色,因为他的公司纯粹是一个皮包公司。国际橡胶价格上涨之后,麦边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这个家伙发动了广告攻势,花钱连篇累牍地请人在上海的中英文报纸上大肆吹嘘“橡胶时代”的到来。这些文章极具煽动性,一个劲地向人们灌输,橡胶在今后的生,活中必不可少。蓝格志公司的商标长时间地占据了很多有影响的中外大报的头版。他的宣传攻势收到奇效,蓝格志公司的名气打出去了。为了进一步吸引上海的有钱人购买蓝格志股票,麦边人为地操纵股票的价格。

[1][2][3][4]下一页

本文由美高梅游戏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什么是橡胶股票风潮,其它各种橡胶(当时上海人

关键词: